美女喊減肥,那是希望自己更美。但對於儀徵的大保而言,減肥是他生活的全部,因為肥胖,大家喊他“揚州第一胖哥”,伴隨著肥胖的,是胸悶氣短、肚皮滲水、走路難睡覺難吃飯難等各種問題。最重時達到440斤,他曾兩次治療,效果不錯,可治療沒多久後又反彈,如今,他已經無處求醫,家人尋遍良方,但一直沒有效果,他的病,成了全家人的心病。
  15天增重30斤
  “真是個可憐的孩子,別說孩子自己胖得難受,我們看了都難受。”在儀徵大儀鎮何巷村,說起郝坤保,大家都喊他大保。“我們都說他是揚州第一胖,肚子腫脹得連走路都困難。”
  1985年,大保出生於儀徵一個普通家庭。身高1.75米,是個大胖子。記者看到,20多歲的大小伙子,由於胖,他連站起來都困難,只能坐在家裡的床上,不停地喘著粗氣,滿臉發黃,四肢腫脹,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。說起大保,他的姐姐郝秀平很難過。“我們很心疼他,看他每天那麼難過,我們卻沒辦法減輕他的痛苦,一家人都非常難過。”
  郝秀平說,弟弟小時候和村裡的其他孩子沒什麼區別,體重也很正常,可就在15年前,弟弟的體重開始猛增。“他每天都在增重,最嚴重的時候,一天能增加3斤,看著人就胖了起來,非常可怕。”郝秀平說,2010年,那是弟弟最重的時候,體重達到了440斤,後來去上海治療了兩次,最輕的時候,已經減到了210斤。“看他瘦了下來,人也有了精神,一家人都很開心,可沒想到,這樣的好日子只過了幾年。”
  “半個月前,弟弟的體重還是270斤,可沒想到,他突然又開始飛快地長胖,體重以平均每天2斤的速度增長。”郝秀平說,弟弟平時吃飯也不多,水也喝得少,可就是不知道什麼原因,體重就是一個勁地增加。
  大保也告訴記者,因為胖,他胸悶,喘不上氣,一吃飯就會吐,喝水下去也不排尿。“不多吃飯,也不多喝水,可15天內竟然長了30斤,肚子跟氣球一樣。”郝秀平說,弟弟的肚皮上還有無數個小孔,並且不時有水漬滲出,“這究竟是什麼怪病,把我弟弟折磨成這樣?”郝秀平再也忍不住,失聲痛哭。
  曾兩次赴上海治療
  “弟弟的肥胖,肯定是一種怪病,但查不出來。”郝秀平說,弟弟除了已經不能多進食與喝水外,也根本無法走路,就連站起來,也要家人幫忙,但也只能勉強站一會兒,就會再次癱坐下來。“他現在連睡覺也躺不下來,只能24小時坐著。”
  這些痛苦,對於大保而言,都不是最重要的,他最難過的,是年邁的父母,每天晚上不睡覺,為他捶背,讓他的氣順一些,舒服一些。“氣喘不上來,肚子一直脹。”大保說。
  採訪中,記者發現,除了抹眼淚,走路、穿衣服等事情,大保都無法獨立完成。“我家條件不好,姐姐也在照顧我,家裡的經濟來源,都是兩個堂姐和一個堂哥一直救濟。房子也是堂哥給我們住的。”說著這些,大保一直在掉眼淚。記者瞭解到,大保的母親智力有些障礙,看到兒子哭,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一起哭。而父親因一次意外,雙臂一直未能康復。
  郝秀平說,弟弟兩次去上海住院治療。2012年,他的體重達到了440斤,整個人的狀態非常不好,肚皮一直滲水,皮膚都被撐破,有了潰爛,水從傷口處直往外冒。當年年底,他已經嚴重到不能走路,只能用車推著他去醫院。
  “第一次住院治療效果還不錯,醫生給他掛水,幫助排體內的水,出院後就瘦了,人也精神了。”郝秀平說,可令他們沒想到的是,沒多久又發病了,2013年再次入院,這次出院,體重為334斤,回家後根據醫囑治療,瘦到了210斤。今年上半年,大保的身體不錯,也能幹點活,可沒想到,最近這段時間,他又開始長胖了。“一直沒查出病因,主要是沒有合適的儀器,所以到現在為止,我們都不知道他究竟是什麼病。”郝秀平說。
  昨天,記者將大保的情況反饋給蘇北人民醫院的有關專家。消化科主任醫師朱海杭在查看了他之前的入院診斷後推測,大保可能患了下丘腦綜合徵,有可能是下丘腦腫瘤引起,繼而引發肥胖。對於下丘腦綜合徵,只能用利尿劑排水,先改善大保目前的狀況。不過,具體的情況還要做相關檢查才能確定。
  大保的姐姐說,大保現在連路都不能走,更無法去醫院檢查。“我們四處托人找醫生,詢問大保的病情,但多年來一直沒有結果,不知道該咋辦。”郝秀平說,希望有哪家醫院能夠幫幫大保,找出病因,減輕他的痛苦。如果有能夠幫助大保的專家或醫院,可聯繫金陵晚報新聞熱線025-84686500。  (原標題:平均每天長兩斤 揚州第一胖哥無處求醫)
創作者介紹

長隆

zi93ziwax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